您的位置:首页 > 成果推介
国家社科基金优秀结题成果推介:古代雅典历史研究
发布时间:2015-12-07 09:18:48    浏览次数:

我校历史文化学院徐松岩教授主持的2008年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古代雅典历史研究”(项目批准号08BSS003),经专家鉴定为“优秀”等级,最终成果为同名专著(43.9万字)。

作者以马克思主义历史理论为指导,综合运用历史学、神话学、考古学、文献学、经济学、社会学、人类学等学科的研究方法,宏观研究与中观、微观研究相结合,考察时限自原始社会末期至公元前322年雅典丧失独立,是国内外首部研究古代雅典的国别通史著作,集中体现了作者近30年的研究成果,就雅典历史若干重大问题提出具有较强创新意义的论点。

1. 城邦、城邦危机与国家发展趋势:作者认为,城邦(希腊文πολίς)乃是古代希腊普遍的国家形态。城邦的概念有两层含义:其一,城邦的一般含义就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公民集体,小农和小手工业者构成其主体;其二,城邦的实质是一种早期奴隶制国家形态。城邦和早期国家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两个概念。城邦的经济基础是小农和小手工业者的所有制,因而它能容纳的奴隶制成分也是有限的。奴隶制的发展必然会突破原有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束缚,使城邦出现危机即“城邦危机”。城邦危机的表现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但其实质只有一个,那就是这种小国寡民、机构薄弱的国家形态,已经难以适应奴隶制继续发展的需要,逻辑上必将被地域更为广阔、国家机器更为成熟强大的国家形态所取代。

2. 雅典民主起源与嬗变:作者认为,雅典政体历经君主制、贵族制和民主制,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发展过程。雅典民主制脱胎于氏族民主制。在君主制、贵族制时期,虽然城邦政治体制中的民主因素不断得到发展和扩大,但是总体上还没有占据优势。经过梭伦改革、庇西特拉图僭主政治以及克里斯提尼改革,随着生产的发展,普通公民的权利不断扩大,波希战争期间中下层公民的作用日益突显,公元前462年爱菲阿尔特改革雅典民主制最终得以确立。伯里克利时代民主制的发展意味着民众管理国家的权力在增长,其实质是雅典人对广大属国人民和奴隶的集体专政。作者强调指出,考察雅典民主制的发展和嬗变,必须密切关注雅典社会的主要矛盾及其变化。历史时期的雅典民主制经历过两次迷雾重重的“无痕蜕变”,分别发生在公元前5世纪六七十年代和最后数年,由城邦民主转变为“帝国”民主,再由“帝国”民主回复到城邦民主。

3. 雅典城邦经济结构:作者依据确凿的史料和基本史实,认为农业是雅典经济主要成分,土地是财富的主要形式和主要来源。雅典即使在其工商业最兴盛的时段,也不过是工商业较为发达的农业城邦而已。古代希腊不存在所谓“工商业城邦”。

4. 关于奴隶制:作者认为公元前431 年雅典奴隶人数约68万,前404年为3万人左右,前4世纪2万左右。奴隶制的发展是多层次的。其一是私人奴隶主对奴隶的直接压迫和剥削;其二是集体奴隶制,其中又有直接奴役和非直接奴役两种主要形式。雅典人对原提洛同盟诸邦的奴役和剥削,是雅典奴隶制发展的重要表现。雅典雅典奴隶主只是社会上层少数富人(不超过公民总数的20%)。

5. 雅典国家发展道路作者认为雅典原本是农业小邦,在内部改革的推动下逐步走上海外扩张之路:占领萨拉米斯,顺势殖民卡尔基斯,攻击埃吉那,击退波斯人,倾力制服提洛同盟诸邦,至公元前5世纪中期建立起历史上第一个大规模的海上帝国。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失败,使雅典丧失了几乎所有海外的领土。战后的雅典直至被马其顿人征服,基本上保持小国寡民状态。雅典的版图也随着国势的盛衰而变化。

作者在马克思主义国家起源理论和历史实证方面的创新成果,将有力推动古代希腊历史学、政治学、经济学等相关领域的学术研究,推进国内东西方文明比较研究和世界史学科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