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成果推介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成果推介:雅俗并重研究出土文献
发布时间:2016-08-12 11:54:26    浏览次数:

邹芙都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商周金文字词集注与释译”(13&ZD130)阶段性成果《雅俗并重研究出土文献》一文在中国社会科学报发表,并被全国哲学社会科学网站最新成果集萃栏目及中国社会科学网转载。

 

   19世纪末发现甲骨文以来,以出土文献为研究对象的甲骨学、金石学、简帛学等纷纷发展为国际性显学,在学理层面全方位、多维度地展示出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宏大画卷。

  何谓雅俗研究

  出土文献具有传世文献无可比拟的真实性,在补经证史、探本溯源、辨章学术等方面具有突出的学术价值,对探寻中华文明的起源与发展、解析中华文化的精神与特质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功能。历代学人遵循学术道统,对出土文献进行孜孜不倦的学术探求,并经过两千余年的积淀、传承与创新,取得蔚为壮观的学术成就。这一学术活动即出土文献的“雅”研究,换言之,即从学术到学术的研究道路,滚动式、递进式地推动学术研究的进程。

  出土文献“雅”研究是阐释、传承、创新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基石,是学术繁荣的必然之路。如果说对出土文献进行的专业性“雅”研究属于学人对传统的一种“学术自觉”,那么,学院派研究者同时须将从“学术自觉”走向“文化自觉”作为研究追求的另一目标。具体而言,就是把传世文献研究的内容、精义转换为一种普及型成果,将“阳春白雪”式的研究成果转换为“飞入寻常百姓家”的通俗型成果,“交付”给其他领域的社会大众自觉、准确、熟练地把握与运用,从而实现全社会对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理解、应用、传播的“整体推进”。唯有如此,出土文献研究的“学术自觉”才能真正全面发挥它助推文化发展和文化繁荣的价值。这一“交付”过程,就是出土文献的“俗”研究。需要说明的是,此处所谓“俗”指的并不是以哗众取宠为目的的“庸俗”、“低俗”或“媚俗”,而是以服务公众现实需要为旨趣的“通俗”。

  满足大众需求

  加大出土文献“俗”研究力度,通过全面汲取出土文献学术营养丰富中华传统文化,这不仅是社会赋予我们的重要使命,也是出土文献研究者应该自我担当的社会职责。

  出土文献的“俗”研究,是满足社会大众分享学术研究等文化成果的现实需要。出土文献对传统文化的阐释与溯源意义重大,但出土文献研究中存在一个不争的事实,即学术研究与大众需求一定程度上存在相悖的现象,社会大众对出土文献具有强烈的探究与了解欲望,如对内化传统文化内核并承载传统文化思想的中国文字,尤其是隶书以前的陶文、甲骨文、金文、竹书文字等古文字;对出土文献新补充的儒学思想的起源与发展,等等。出土文献“雅”研究提供给社会大众的是一种雾里看花、可望而不可及的成果,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就是出土文献研究由“雅”到“俗”的“交付”过程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极大地制约了社会大众对出土文献的文化渴求,从源头上限制了对传统文化了解与复兴的诉求。

  从高深的学术殿堂走进百姓日常生活,这是科学研究的终极目的,加大出土文献“俗”研究力度是满足大众文化需求的客观要求。

汲取传统文化精髓

  出土文献“俗”研究是普及、汲取传统文化精髓的客观要求。出土文献对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源与核心具有重要意义,是追溯传统文化发展脉络的活水源头,是透视传统文化“中华之光”的重要媒介。如金文中“敬德”、“恭明德”、“扬厥德”、“为德无瑕”、“惠于政德”、“以明其德”等训诰、箴诫性铭文阐释了如何敬德保民、扬德立命、达德修身。

  博大精深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根基,传统文化中的道德理念、爱国情操、忧患意识、进取精神、包容品质等已内化为中华民族的灵魂。如何呼应学界发出的“出土文献与文化复兴”口号,这需要出土文献“俗”研究的大力参与,全面“交付”出土文献“雅”研究成果,真正发挥出土文献在社会大众了解、传承、汲取传统文化精髓并养成“文化自觉”中的功能。

  展示传统文化风貌

  出土文献“俗”研究是文化自信、文化自强、文化“走出去”的实际需要。中华文明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独特贡献,这不仅体现在汗牛充栋的经史子集典籍文献,还体现在重民本、讲仁爱、守诚信、尊礼义、崇正义、求大同、尚和合等人文精神。出土文献一方面向全世界全面展示了独具特色的中国古文字面貌,与古埃及圣书体文字、苏美尔楔形文字、克里特线形文字等成为人类重要文化遗产;另一方面诸如《唐虞之道》《孔子诗论》《保训》等弥足珍贵的先秦佚书的面世,进一步廓清了中华文明的发展脉络、中华文化的思想体系,全面展示了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兼容并蓄的独特气质。

  一言以蔽之,出土文献为我们坚定文化自信找到了活水源头。通过出土文献“俗”研究,给社会大众尤其是青少年提供通俗型成果,能为文化自信提供坚实基础,而且对文化自强、提升文化软实力、实施文化“走出去工程”、面向世界全面展示并推出中华优秀文化,均具有重大意义。

  当然,出土文献“俗”研究当以“雅”研究为基础,依靠学界通过“雅”、“俗”互动,如此方能提供科学、准确、大众化且全面、系统反映出土文献要义的文化成果,出土文献的文化精髓方能真正成为社会大众的精神食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