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科动态
传递中国声音:冀开运教授就中东问题四次接受外媒采访
发布时间:2018-01-03 19:03:00    浏览次数:

以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之间的争端为核心而形成的中东问题,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延续至今、时间最长的一个地区热点问题。由于中东地区重要的战略地位和战略资源牵动着许多国家的利益。以美、俄为主要代表的域外国家的强势介入,使2017年中东问题更加复杂化。具有优良研究传统的西南大学,对中东问题关注由来已久。从2017719日起,西南大学伊朗研究中心主任冀开运教授就中东问题接连四次接受俄罗斯卫星通信社等媒体采访,传递中国声音。

719日,就中国启动中巴以三方对话机制,协调推进援助巴方的重点项目,冀开运教授认为,中国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两国都保持着友好关系,且均无历史恩怨,这是调解巴以冲突的一大优势。而随着自身国力的提升,“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中国逐渐成为引领全球化的主要力量,中国有责任、有意愿同时也有能力承办巴以和平国际会议。此外,巴以冲突已经持续多年,国际社会为此耗尽精力。冀教授指出,“如果说中国会在这一问题上取得很大进展或者很大成效是不太现实的,因为巴以冲突中牵涉的因素太多,两国基本上处于冷战状态,实现和平的可能性不能说没有,但是非常小。但是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一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积极承担国际责任,能够借此平台为巴以问题的解决探索出一些可行性方案,至少能让双方坐在谈判桌前,为巴以原本无望实现和平的状态带来一些希望,同时这也有助于提高中国的国际影响力。”

125日,针对俄罗斯卫星网就中伊经贸关系合作的未来前景等相关问题的采访,冀开运教授说:“中国与伊朗的经贸合作,包括中资企业到伊朗投资,已经有30多年历史了。最新资料显示,目前有100多家中资企业正在伊朗从事贸易投资等经济活动,这本身就是中伊经济关系稳定发展的继续和支撑。但伊朗的经济长期因核问题缺乏资金,中资企业在伊朗的融资也非常困难。现在,美国要废除对伊核协议的执行,对伊朗追加制裁,那么伊朗的融资就更加困难了,而中伊的经贸合作是需要资金的,因此,中国为伊朗进行融资是必要的,也是必需的。30多年来,中伊的经贸合作有困难和曲折,但总体来说是稳步发展的。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在坚定不移地维护伊核协议并执行伊核协议条款的同时,面对欧洲的谨慎和担忧,美伊关系僵化甚至恶化,伊朗和中国的相互需要和相互依存会比之前更加强烈。需要强调的是,中伊的经济合作并不意味着中国和美国的对立与对抗。这是中国在全球化背景下与伊朗进行的经贸合作。”

1210日,冀开运教授采访稿被《参考消息》官网列为头条新闻。《参考消息》拥有691万粉丝,是国内影响力最大的媒体之一,冀开运教授采访稿被《参考消息》官网列为头条新闻,对于中国企业预估“一带一路”倡议下对伊投资风险、国内民众增加对中伊合作的了解具有一定意义。

1221日到22日,北京举行了巴以对话,这是各方代表继美国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把本国使馆迁到这里决定后的首次会晤。巴勒斯坦国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的顾问纳比勒•沙阿斯和以色列国会副议长西里克•巴尔分率本国代表团参会。冀开运说:“目前中东形势失序和失衡,美国新上任的总统特朗普在中东的介入和投入力度有所减弱,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也在下降。而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承担起了为巴以搭建沟通平台的责任,尽力劝解双方。”谈到中国能为巴以冲突提供什么,冀教授认为,“第一,为巴以双方搭建交流沟通的平台。第二,中国与以色列、巴勒斯坦等国一直友好相处,没有历史恩怨,我们本身对巴以和平并无私心,中国要提出的建设性方案不外乎就是对以往中东和平成果的进一步发扬光大,不是推翻,而是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修正改进,同时也会继续坚持‘两国方案’,让巴勒斯坦独立建国,让巴勒斯坦得到主权国家的民族尊严,让以色列得到自己的国家安全保障,让巴以两国人民在相互尊重的基础,合作交流,过上平安正常的生活。当然,我们也要考虑到中东事务的困难之大,涉及的问题之多,巴以双方的积怨之深。中国能够发挥积极的建设性作用,推进中东和平进程,帮助巴以双方坐下来谈,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不可能在短期内取得很大成效。”

1229日,中国建议将阿富汗纳入中巴经济走廊框架。这是王毅外长在中国、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外长三边会议上提出的倡议。冀开运认为:“尽管三国外长提出中巴经济走廊向阿富汗延伸的构想是情理之中,且具有历史文化、国际政治层面的合理性,有利于实现经济共振、互利共赢和互联互通。但我们始终认为,中巴经济走廊上真正要把阿富汗吸纳进来,这个过程将是比较缓慢的,落实的过程可能是非常艰难的。因为阿富汗国内局势并不稳定,且存在资源匮乏和人力资源等方面的问题和困难。所以这个战略落实起来会是缓慢而艰难的,需要非常慎重地逐步推进。”

“阿富汗是中国的邻国,也是巴基斯坦的邻国,中巴经济走廊条件成熟时向阿富汗延伸,也是自然之意。所谓‘自然之意'就是中巴经济走廊本身就紧邻阿富汗,无论是从地理位置、三国友好关系、阿富汗的现实需求讲都如此。另外,从中国实现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宏观层面上来看,中巴经济走廊向阿富汗延伸或者吸收阿富汗,都具有现实的、历史的合理性和重要意义。此外,王毅部长特别强调,中巴经济走廊向阿富汗延伸,要先易后难,先小后大,循序渐进,说明中国对中巴经济走廊向阿富汗的延伸既有战略上的信心,同时也有战术层面的谨慎态度。中巴经济走廊的设想是将海上丝绸之路和路上丝绸之路经济带联系起来,将南亚、中亚、西亚,包括波斯湾、阿拉伯海和印度洋贯通联系起来,形成经济共振,具有包容性和开放性。向阿富汗延伸也是中巴经济走廊机制和内在动力决定的。总体而言,中巴经济走廊向阿富汗延伸还是需要细心、耐心和恒心,一步一个脚印地踏实推进。”

借助外媒的采访,冀开运教授通过对中东问题的热点进行解读,回应了中国在相关领域的外交政策和举措,宣传了中国的交往交流交融兼容的丝路精神,在国际舞台上发出了中国自己专家的声音,在引导舆论的同时,提高了学校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据悉,西南大学伊朗研究中心是教育部2017年备案的国别和区域研究基地之一,在主任冀开运教授的带领下,该中心整合地区国别史、人文地理学和国际政治的研究力量,多年来始终坚持“古今结合、经世致用”的治学理念,追求伊朗研究的中国特色,并以开阔的全球视野来认知把握伊朗问题和中伊关系。近年来,该中心专家多次接受《洛杉矶时报》、《海峡时报》、《南方日报》、《俄罗斯卫星网》、《中国产经新闻》、《湖北卫视》等多家媒体采访,解读伊朗历史文化与政局演变,阐释中伊关系,解读伊朗各界对丝绸之路的认知,为“一带一路”倡议献计出力。

当前,该中心组织校内外学术力量,主编出版了伊朗蓝皮书《伊朗发展报告(2015-2016)》,引起了各界的关注和重视。据中心主任冀开运教授介绍,该报告是伊朗蓝皮书系列图书的第一本,今后每年将组织力量主编出版一本,《伊朗发展报告(2017)》年末已经出版,将很快面世。(社会科学处、伊朗研究中心供稿)